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热点 >  不禁让人疑心,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一文

不禁让人疑心,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一文

发布时间:2021-01-27 08:37编辑:小狐阅读: 254次 手机阅读

孙绍振先生非常强调中国古典小说情节逻辑的严密性,并且他还指出了金圣叹在发现古典小说情节逻辑严密方面的功劳,特别是细节之前后照应方面。

因此,我们在教学时,应当引导学生去探究一些小说中情节发展的逻辑性,一是培养学生思维的逻辑性、严密性,二是欣赏小说情节构思的艺术美。因此,我们在教学这类小说时,要善于质疑、激疑,引发学生的思考。

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一文,读完小说我们知道,烧掉草料场的大火是陆谦和富安放的,目的是烧死林冲—即使没烧死,也落个死罪。这里就有了疑问:为什么林冲能躲过这场祸事?有道理吗?为什么前面多次写到“火”这些“火”与最后的大火有关联吗?

第一次是初到草料场, “彤云密布,朔风渐起,却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”。金圣叹于此处,评注曰:“一路写雪,妙绝。”

第二次写林冲出门去买酒, “那雪下得正紧”。金圣叹又评注曰 “写雪妙绝”

第三次是林冲买了酒回来, “看那雪,到晚越下得紧了”。金圣叹又评注说:“写雪妙绝。”

三处都说“妙绝”妙在何处?去草料场的路上和沽酒回来的路上,还以诗语对雪加以渲染。其中之一是这样的:

凛凛严凝雾气昏,空中祥瑞降纷纷。须臾四野难分路,顷刻千山不见痕。

银世界,玉乾坤,望中隐隐接昆仑。若还下到三更 后,仿佛填平玉帝门。

看到 “那两间草厅,已被雪压倒了”,这时读者恍然大悟,正是由于雪大,压倒了草厅,林冲无处安身,只好躲到古庙中,正好听到了陆谦等人的谈话。这说明了雪在情节发展中的功能。

不仅仅是雪,林冲初到草料场, “仰面看那草屋时,四下里崩坏了,又被朔风吹撼,摇振得动”,他还想 “待雪晴了,去城中唤个泥水匠来修理”,这又为草屋被大雪压倒埋下了伏笔。

既然火是陆谦等人放的,那为何在林冲到了草料场后多次写到与林冲有关的火呢?“火”隐藏着危机。先写林冲生火,要出去买酒了,又写他 “将火炭盖了”,待回来,发现大雪将草房压塌,特地写林冲 “恐怕火盆内有火炭延烧起来,搬开破壁子,探半身入去摸时,火盆内火种都被雪水浸灭了”。当听到火起时,不禁让人疑心:这火从何而来?上述那些描写说明,后来的火“不是失火”而是人为放火,为陆谦等人的出场做了铺垫。

这篇小说情节的逻辑性不只是通过“雪”“火”表现出来,事件本身也隐含着内在的逻辑。比如,管营让林冲去草料场,小二说 “这个差使,又好似天王堂…往常不使钱时,不能勾这差使”,林冲自己也起疑: “却不害我,倒与我好差使,正不知何意?”为何会让林冲去草料场?前面通过小二之口说出陆谦来到这里,就消失了,直到后面草料场着火,陆谦再出现。前后起来,我们能够推想出陆谦消失那段时间所做的事情,那就是与管营勾结,让林冲到草料场,放火烧死林冲,并嫁祸于他。这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逻辑链。

探究小说语言隐含的情境

小说艺术本质上乃是“可见的语言生命”这种被称为语言生命的东西,体现为它的丰富性、含蓄性、空白性。在小说艺术的表现中,常常有许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。

发现小说语言的悖谬处,探寻语言背后的情境。小说中情节有不合常理之处,小说中的语言也常常有不合 情理之处。其实正是这不合情理的语言背后,体现着人物独特。

探究人物语言背后不同的背景。同样的词语,在不同的语境中,或者由不同的人说出来, 它的内涵或者外延会有不同。探寻这些不同,才能更好地深入文本,发现文本叙说背后丰富的意蕴。

探究小说情节上的空白。小说不仅是说话的艺术,有时也是沉默的艺术。此处无声胜有声,这是充满意味的无言,是以无言方式进行的言说。小说艺术上的含蓄性,常常在于有许多逻辑上的空白。因此,要赏析小说含蓄的言外之意,就要有质疑、探究的意识,用想象加入文本的创造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林冲

林冲是中国古典小说《水浒传》中的重要人物之一,外号豹子头,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,妻子是张氏贞娘,岳父也是禁军教头,操刀鬼曹正是他的徒弟。因其妻被太尉高俅的养子高衙内看上,而多次被陷害,最后走投无路,只能在柴进的推荐下,上了梁山落草。但梁山寨主王伦不能容他,林冲心中郁闷。直至晁盖等人上梁山,在吴用的诱使下,林冲火并王伦,并尊晁盖为寨主。上山后,林冲惯使丈八蛇矛;梁山泊排座次时,为山寨马军五虎将中排名第二,镇守正西旱寨。林冲为梁山打了许多胜仗,立功很多;受招安后,随宋江、卢俊义征讨辽国、田虎、王庆;征方腊时,在杭州染了风瘫,留在六和寺养病,由武松照顾,半载后病故,追封忠武郎。他的事迹《误入白虎堂》、《棒打洪教头》、《风雪山神庙》等通过评书、戏曲等方式在民间广为流传,在扬州评话中有单独的《林十回》,由著名评话大师王少堂整理出版。

标签:
  • 网友评论

热点本月排行

热点精选